灼漪








我是卓漪。怎么称呼我都行,但是请别称呼我太太,我会心虚的。

主坑第五/考完试后回坑剑三

最喜欢香香软软的艾米丽

因为一些原因不太会回覆留言,但是都有好好在看哦,谢谢愿意留下红心蓝手或留言的各位天使(ToT)

高三生所以产量低迷,谨慎关注

【白医】归矣



艾米丽睁开眼时,先是感受到右手被冰凉之物覆着,转了转视线,果然谢必安就趴卧在她的病床边。男人的睫毛颤了颤,金黄的双眸使他舒展眉目如日出一般耀眼。


自己不过是动了动眼珠,竟然也能被他察觉到。


长时间被谢必安毫无温度的手捏在掌心中,艾米丽的手有些泛凉。但她已经被这双手牵了数十年,只要是谢必安的手,就能令艾米丽感到安心。


以往天气转凉时,谢必安总会叮嘱艾米丽夜凉露重,一边为她披上旧衫,那件她年轻时相伴时间最久的天蓝色披肩,一边将她的双手捉在掌中想替她呵暖些。


其实谢必安的手是冰冷的,呵出的气也是凛冽的,艾米丽的手都要被他呵得冻僵了,可爱人体贴的心意让她一直都没向谢必安...

【第五乙女】你的ID是…… (监管1)



❖你的ID是直播日OO。

❖长短不一


1. 直播日杰克


在等待大厅看见带了拜访的杰克时,作为杰克厨的你顾不得队友的眼神忍不住疯狂刷屏,并全是些身为淑女不可能会说的话。


「想摸先生的腰!」

「先生的屁屁好性感!」

「想把先生摁在地上日!」


然而游戏开始后妳直到大门开了都没有碰上监管者,你失望的站在门口等最后一位队友,却看见远方传来了队友被击倒的消息,于是你朝其他两位队友发了「我去救人」的讯息后奋力朝着监管者的方位迈开步伐跑去。


然而最后的结果是,那位队友上了天,你被打倒在地,门口的队友保个平局直接出了大门。你思及开场前那些毫无节操的话,心虚地不敢抬眼与红光的源头对视。...

【第五乙女】宿伞x你



1. 谢必安


今天在外头受了委屈,进门前再三叮嘱自己别给谢必安发现了又让他替你担心,然而进了家门前看见案后背对着你正在看书的颀长身影还是忍不住一下红了眼眶。


听见你回来的声音,男子转过身来像往常一样用温雅的笑意迎接你,在看见你泛红的双眼时顿了一顿,面上笑意不减。


「夫人受欺负了?」


你暗自懊恼自己泪腺不受控,咬着脣颔首,又听谢必安斯条慢理地接了下文:「那么夫人是想让谢某安慰你吗?」


见爱人一副漠然的模样,你不禁有些赌气,于是不愿意开口只是摇了摇头。


谢必安轻笑一声,对着你张开双臂。「过来。」


你的身体诚实地自己动起来,走进谢必安怀里。男人高瘦,作为没有...

笼中之蝶→原皮医←致命温柔

肆无忌惮too
虽然大概会集中在五月后吧……

【all医】(迟到了好久的)圣诞小短篇



1. 摄医


圣诞节前夕,庄园里的求生者们忽然意识到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已经连续几日,在约瑟夫的游戏局中整场见不到他的身影,唯一证明监管者还在场地内的只有不断被开启的镜中世界,但即使镜中世界开启,也没有任何人的镜像被击倒过。


众人议论纷纷,最后决定推出与约瑟夫素来交好的艾米丽前去一探究竟。


「但突然要我怎么找阿……」悠晃了大半地图的艾米丽一边小声逼逼,一边循着终于出现的心跳找去。


然后她看见本该认真抓求生者的监管者大人正在和一动也不动的她的镜像自言自语。


……作为一个曾在疯人院服务过的医生,艾米丽的责任感一下被点燃,她屏住气息慢慢接近,并躲在最近的围墙后想听听...

【裘医】圣诞节

相较于庄园里的其他人,裘克简直可以说是视圣诞节为无物。在等待大厅时,身旁的队友皆兴奋的讨论这着圣诞节该如何度过,艾米丽的目光却直直落在帘幕后头一言不发擦拭着火箭筒的身影上。

你的圣诞节会怎么过?狂欢之椅启动前艾米丽忍不住问了。面对这个问题,裘克只是冷冷地回了句「我讨厌圣诞节。」

这可让艾米丽十分苦恼。想一起过圣诞的对象说讨厌圣诞节,全盘打乱了她想在圣诞夜告白的计画。

艾米丽可是回绝了所有邀约,信誓旦旦的说「圣诞节要和裘克过」的。既然都说了,她就非得做到不可!艾米丽暗暗下定决心。

今天一整天裘克都无所事事。无论是监管者还是求生者都各自过节去了,夜莺小姐说这似乎是庄园主默许的,总之,裘克已...

【杰医】金丝雀

艾米丽好不容易碰上杰克的局,场景是在里奥的回忆。

她生性畏寒,自从这张新地图推出后,艾米丽不得不随时备上围巾与手套,否则她的手指就会被冻得连密码机也敲不动。

撇除这点外,艾米丽还是很喜欢这张地图的。尽管仍不免有几分诡谲气氛,但相较于其他地图来说,大概因为是「回忆」的缘故,艾米丽总觉得这里分外宁静,拿这里作为这种残酷游戏的场地似乎太不符合了些。

漫年飞舞的细雪、明亮的篝火、小孩子气的雪人,连里奥那样外表看起来粗犷的男人亦有这样让人忍不住想起家的温暖回忆,而艾米丽对「家」的回忆却已经十分模糊而遥不可及。

如今提到「艾米丽·黛儿」的过往,只会让她记起那些不堪的谩骂、满城追缉、四...

【白医】缓缓

「为何要缓缓归?」

彼时听完谢必安给她唸的情话,枕在男子肩头的白衣姑娘抬首睁着明亮如星的眸子问。「既是思念对方,不应该希望快点相见吗?」

男人宠溺的笑,揉揉艾米丽才盘好的发,被一丝不苟梳起的长发又给揉乱了,艾米丽索性和男人一样散了发重新将头倚在谢必安肩上。

「嗯……因为不忍心劳烦夫人赶路,只好由自己担下相思之苦了。」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尽快回到您身边的。」他的小姑娘眯起眼笑,眸色仿佛映照晴日天际的清湖般湛蓝,弯起眼时湖面熠耀,波光潋滟令他移不开眼。「因为我也正受这相思之苦阿。」

庄园内终年阴暗,原来是光芒都碎在她眼底了。与自己冷凉的身躯不同,小姑娘柔软的身体总是暖和。明媚、温暖,谢...

【香医】温柔乡(2)



薇拉认为,她已经察觉到那家伙的阴谋了。


同样身为一个女人,薇拉当然知道那些如羽毛般扫过肌肤惹起麻痒的低语、弧度恰好既不失优雅又使人心跳加速的温柔笑颜以及若即若离令人着急的距离是什么意思。


薇拉对艾米丽的伎俩一清二楚。这种手段在她面前简直是班门弄斧。而且天啊,看看那身朴素老土的护士装扮,足以显示其主只是个保守又不解风情的女人,更别提那令她避而远之的刺鼻气味。


薇拉该对此感到嗤之以鼻的,本以为自己不搭理她艾米丽就会知难而退,可是为什么……


「奈尔女士?」当医生接近她时,消毒水味也一并掠过调香师的鼻尖。若是平常薇拉肯定会露出厌恶的表情撇开脸,可陡然鼓动的心跳显示现下管不了那么...

1 / 5

© 灼漪 | Powered by LOFTER